2020-04-28
杜正勝、李文華、周昌弘、林明璋、陳良博、廖運範六位院士以及
中央研究院 研究人員社團 自由學社

日前范雲立委就中央研究院院士的國籍問題提出質詢,指出多年來中研院院士選舉違法的情事。我們樂見此事受到國會關注,也籲請國人、政府及司法界重視這個問題。

問題的核心在於《中研院組織法》規定:「中央研究院置院士若干人……,就『全國』學術界成績卓著人士選舉之。」法律明文規定院士候選人只能是中華民國學術界人士,不可能是美國、歐洲、非洲或亞洲的其他國家。當然,有中華民國籍的學者在海外有傑出發展,還是本國學術人士。甚至再擴張解釋,非本國籍,但是在台灣從事研究或教學,或許也可解釋成符合資格。

但是近年來院士們卻持續選出從未有中華民國國籍,從未在台灣任職者;甚至有1949年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生、成長的人士!這是明顯的違法!

這種違法的選任方式,違背全世界國家科學院的作法。先進國家的例子,如美國國家科學院、大英科學院、日本學士院等等,院士(member)都由本國學者出任。其實也就是這種定位,這些單位才叫做「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2020-04-25
中央研究院 研究人員社團 自由學社

近期立法委員范雲兩度質詢中央研究院英文名稱一事,道出本院許多同仁共同的關懷。再加上近來中華航空改名的議題,性質相近,也引起社會關切。自由學社的成員交換了意見,都同意范委員的提案,認為本院的英文名稱確實有檢討的必要。

中央研究院現有的外文名稱係 Academia Sinica,使用拉丁文,直譯是 Chinese Academy,也就是中國學院(或研究院)。這個名稱雖然使用已久,卻不是中研院最早的英文名稱。雖然後來本院對國外通信或簽約長期以 Academia Sinica 自稱,這個外文名稱一直沒有在國內法規中規範或登錄。

以 Academia Sinica 自稱,卻讓本院研究同仁在投稿、通信、或從事國際合作時帶來很大困擾。困擾有三類。

第一、對方先前沒有聽過 Academia Sinica,就直接把本院當作是中國的機構,把本院的同仁當作是中國人,本院同仁的投稿當作是中國學界的成績。日前法國媒體,把華航當作中國的航空公司,也就是這個原因。

2016-06-29
中央研究院 研究人員社團 自由學社

近日中央研究院新院長上任,以及院士會議召開,本院再度受到社會關注。針對院士、院長選舉與評議會,我們有以下看法。

中研院有兩個部分:一是由三十幾個研究所及研究中心組成的實體研究機構,研究人員九百多人,這是中研院的主體。二則是類似國外國家科學院,由兩百多位院士組成。院士是學術傑出的榮譽職,大多數的院士都在海外及國內的大學工作,並不因當選院士就成為中研院的研究人員,而是參加兩年召開一次的院士會議,或不定期受邀,在學術發展上對國家、中研院整體、或院內個別研究單位提供建言。院士的身分崇高,但對中研院機構運作而言,屬於顧問性質,身分是客卿。日前有院士主張中研院院長應改由院士會議選舉或限定院士才能投票,這是對中研院體制與體質的誤解。

現行把前述中研院的兩個部分結合在一起的唯一機制,是評議會。評議會成員包括當然評議員(正副院長、各所所長、以及各研究中心主任),此外則是院士選出的聘任評議員(目前大多數是院士),比例約各半。評議會的設計兼顧院內各研究單位以及院士,中研院組織法明定由評議會選舉院長,就民主治理來說,比起全部由客卿為主的院士會議選舉之,或評議會中僅院士組可選舉院長,要來得合理。

2016-05-11
中央研究院 自由學社 研究人員聯合聲明

昨天馬總統於卸任在即之前,突然將中央研究院的翁啓惠院長解職,並表示將面談中研院評議會送出的三位候選人,此決定實令人錯愕。關於中研院長之產生,中研院研究人員組成之「自由學社」有下列三點意見:

1. 看守期總統不應做重大人事決定,造成法規疑慮。馬總統一個多月前原已對外表示批示慰留翁啟惠院長的辭呈,可以他日改批為准辭嗎?那有什麼公文是不能批完再改的?另外,指派一位副院長代理,也違反研究院的法規。根據中央研究院組織法,副院長由院長遴選,併同其任期,副院長任期不得跨越院長任期。馬總統在卸任前九日突然將翁院長解職,不但觸犯了看守政權不當決定重大人事的禁忌,也打亂了中央研究院的法治體系。

2. 即將卸任之總統不應任命下屆中研院院長。中央研究院乃我國最高學術研究機構,有別於政府行政單位,其院長任命也與五院院長的政治性質有所差異,需尊重學術自治的精神。是以中研院評議會就遴選候選人之學術成就、經歷和理念,投票排序之名單,總統應予尊重。在卸任倒數計時之際馬總統突然表示將面談三位候選人並圈選,不但是重大人事決定,並誤將學術首長當成政治首長,極不恰當。

2015-08-06
中央研究院 自由學社

我們是一群關心台灣教育未來的中研院自由學社成員。自從五月以來,高中同學對於課綱的制定程序及內容提出了非常多深刻的批判與建議。未料,教育部居然只是以官僚的方式敷衍了事,以至在這過程中,喪失了一條寶貴青春的生命,令我們深感哀痛。

但是學生已經點燃火種。這次運動的重要性不只課綱,也不只是歷史教育,而是台灣教育的新方向。

我們認為,依照立法院與司法部門近日意見,課綱應定位為「法規命令」,在未完成必要的行政程序前,並無法定效力。教育部應儘速依照行政程序法完成後續制定程序,並且舉行聽證,擴大參與,透明公開,以昭公信。這樣才是我們要的合法課綱。

其次,我們也建議順應立法院朝野協商的兩點決議,展開新的教育組織與工作。與學生協力,結合民間、教師與學界的能量,重新思索教育的本質和意義。如課綱委員名單需公布,由多元成員組成,除在學術研究受肯定的學者專家、教師之外,也納入學生代表,名單中並需有原住民等代表。

2015-07-30
中央研究院 自由學社

教育本應以學生為主體,培養學生法治、人權、人文及科學涵養,發展多元能力為原則。主掌教育行政之教育部,自當護衛並堅持學生之受教權益,並以身作則,為學生、老師之表率。然而最近課綱微調之長期爭議,教育部行事荒腔走板,自毀立場,傷害學生的受教權益。作為學界的成員,中央研究院自由學社,不得不發諍言。

課綱爭議演成今日之局,主要在於教育部不願面對「微調課綱」之法理及教育本質之問題,不理社會的疑慮,反而一味合理化已成的程序黑箱。光是「微調」乃由課綱檢核小組秘密發動,倉促公聽審議過關而成,成員由專業不足、政治光譜鮮明之少數人所包辦,稍有常識之人,皆可見其明顯背理之處。事情曝光後,又拒絕公佈重要會議的內容與記錄。然而法院的判決明確指出,此事關涉「公共利益」,資訊應以公開揭露為原則。教育部已明顯違反程序正義,即使上訴,在判決未定之前,亦不應強行上路。